一江秋秋秋

无产出别关注

片段

这样的可爱时刻太多了,是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质变呢
也许是看他嘴上说着“她这个摁得一点都不疼的”整个人却被捏得左右打滚,蓝色的垫子映得腰间lǔo露的皮肤愈加白嫩,小腿不断摩擦地垫,像是痛苦像是享受。刘昊然多希望在他背上蹂lìn的那双手是自己的,压抑的chuǎn息声只有自己能听到。

也许是将半块鸡蛋喂到他嘴边时瞥到的红舌,湿湿的触感顶到了指尖又倏地离去,惊慌地转过脸去只留下绯红的脸颊。“原来洁癖也没有很严重嘛”想要深入,想要触到更多。

美貌是种罪孽,暴雪也无法掩盖。

【昊凯】军训后二三事

大嘎好,我来补肉了。这是上篇:【昊凯】军训二三事

给日天设定了军校生身份,小凯注定要活守寡惹,让我们就在这一次的大和谐中结束这个故事吧。

第一次写肉,比较僵硬,且前情无比长,大家凑合吃吧。

↓↓↓↓↓↓↓↓↓↓↓↓↓↓

军训的最后半天在圆满的检阅式中结束,同学们在这两周中最丰盛的一顿餐中感谢欢送了教官后也乘上大巴返校。王俊凯很惆怅,常言道小别胜新婚,但是他分明还没尝过新婚的甜蜜果实,仅仅和昊然哥哥确定了关系就要面对离别,听说刘昊然在军校两三个月才能放假出来一两回,手机也不能频繁使用,得不到爱的浇灌的王俊凯想自己这朵小花苞还未绽放便要枯萎而死。


“小凯,我周日回校,这两天可以陪你逛会儿b城,今晚本男朋友请你吃一顿大餐补过生日吧^_^”王俊凯收到刘昊然的微信。

“昊然哥哥我在学校外边XX路上租了一间小套,你晚上过来本男朋友给你做一顿大餐吃,庆祝你脱离单身[阴险]”王俊凯忍不住笑意地回复他,把定位地址发了过去。

“好的,我超期待小凯的手艺。”

……


王俊凯握着手机傻笑,室友们忙着整理从军训地拖回来的行李,乱糟糟的东西都往他那张空着的床铺上堆。他打从一开始就不准备住校,舍友也乐得多一个堆东西的铺。“同志们,你们接着干,我先回去了,周三下午没课我请大家出去浪”他从椅子上一跃而起,拖着行李箱飞快地跑了。

 

从三里外的小超市买回食材后王俊凯便风风火火地在厨房里大展身手。他没答应刘昊然去外面下馆子而是选择在家洗手作羹汤一是想要“抓住恋人的胃”,二是在家两个人不必提心吊胆地注意旁人眼光而生硬地称兄道弟。要分别了,王俊凯还没亲热够。

 

晚餐是在刘昊然的不断夸奖中结束的,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的宝贝手艺这么棒。饭后刘昊然承担了洗碗的任务,待他擦干手走到客厅发现王俊凯握着手机沉浸地打着游戏,嘴巴里还念念有词。

“不许说脏话“刘昊然弯下腰咬住王俊凯的唇,用力地碾了碾唇瓣。王俊凯呜呜直呼,手指盲目地戳着手机

“you have been slained”

刘昊然放开了他,没多久便听到了“defeat”

王俊凯欲哭无泪,段位又又又掉了啊!本来他也许能力挽狂澜,也许可以让队伍苟延残喘一阵,也许出现获胜的转机。他恨恨地瞪了一眼刘昊然——毫无杀伤力——后者还笑嘻嘻地看着他的手机界面。他一个纵身向前,扑到刘昊然身上,两条腿勾住腰,手搂着脖子,歪头咬了一口对方的耳尖“你太讨厌了昊然哥哥”

刘昊然觉得王俊凯此时就像一只小猫咪,炸毛地跃到他怀里,肉垫乱扑腾,耳朵上的轻咬倒像是亲吻般让人心动,怒嗔更像是喵呜喵呜的撒娇。

他双手托着小猫咪的屁股,往上颠了颠,“来吧,哥哥带你飞”

 

(是的,在游戏中飞)


两人进入游戏,刘昊然选了吕布,王俊凯常用貂蝉,他想自己和昊然哥哥真是哪哪儿都很配啊,没成想一个手慢被队友抢去了貂蝉,他气鼓鼓地选了个adc往下路奔去。

开局的一血是队友貂蝉,屏幕左下方跳出一句话:吕布哥哥,要帮人家报仇啊。王俊凯翻了个白眼,心想打农药的小学生真是越来越多了。

这一局节奏不错,王俊凯觉得自己涨星有望,心里美滋滋的,除了那个貂蝉烦人了些。

……

“an ally has been slained”又是那个貂蝉,她又发了消息:人家被欺负得好惨,吕布哥哥~

王俊凯气不过,打个游戏而已面对虚拟角色都要发浪,现在的人素质都那么糟糕吗。他手上动作不停,眼睛飞快瞥了一眼旁边的刘昊然,瞧见他嘴角竟带着一丝笑意。

是可忍孰不可忍,王俊凯将角色回城,飞快夺过刘昊然手机,吕布一个大跳进了敌方水晶,血条piupiu直掉,王俊凯才无暇管,他正迅速地戳着屏幕回复貂蝉“神经病啊你”一回完就握着自己的手机缩到了沙发另一侧。

 

二十多分钟后一局终了,总算艰难地赢了一把。

“我要举报那个貂蝉。”

刘昊然靠过去,圈住王俊凯,亲了下他的嘴角“宝贝,这种无聊的话忽视就可以了”

“你是不是很享受她给你撒娇啊?”他噘了噘嘴,一把推开刘昊然拿了睡衣冲进了浴室。


上车请刷卡


一阵静谧。

王俊凯在等着刘昊然拔出他的巨物。

曾言出必行的正直的军校生刘昊然同志心痛地懊恼:今晚恐怕无法信守方才的承诺了。


【昊凯】军训二三事

军训教官日天with普通大学生wjk

军训内容胡编乱造,无从考究

文笔直白普通寡淡,但是昊凯闪耀不凡值得一品

国庆快落!!!

↓↓↓↓↓↓↓↓↓↓↓↓↓↓



(1)

王俊凯躺在床上有些辗转难眠,明天就要入校军训,他有些新奇封闭的军营环境,期待和新同学的相处,又担忧自己的低血糖会不会影响军训而出糗。他打开微信,幽白的光照出他犹豫的神情,末了还是输入了一段文字发过去。聊天界面上最近的消息是半个月前的一句“昊然哥哥晚安”。

昊然哥哥这个亲昵的称呼王俊凯从幼儿园起就这么喊了,刘昊然比他大两岁,按说青春期后两人心智成熟相差无几算是同龄人辈分,但王俊凯觉得刘昊然一直是他各个方面的精神领袖,小时候一有问题便喊着昊然哥哥来解决,如今虽然由于求学原因多年未见面,他有什么烦恼仍然第一个想起找刘昊然倾诉,王俊凯不清楚刘昊然是什么想法,但他对他的昊然哥哥一直有着一份亲近与依赖。

刘昊然的手机亮起,他看到王俊凯发来的消息“昊然哥哥明天大学军训,我有点紧张[皱眉]。你们军校生是不是对训练早就麻木了啊”,他立马回复过去:小凯,好好休息才有体能迎接训练,早点睡觉,不用担心。王俊凯看到消息有点失望,昊然哥哥一如既往冷静客观,他丝毫未被安抚到,暗暗吐槽“你们日常训练当饭吃,我可是第一次接受封闭军训”,却也只回复了晚安便转头睡觉。

(2)

第二天一早新生们坐大巴前往郊区军训点,安排完宿舍领完衣物被褥已是10点,王俊凯往迷彩口袋里塞了几颗糖便与同学匆匆赶往操场集合,军训正式开始了。

操场上的队伍歪歪扭扭,各个排之间没有分界,同学们叽叽喳喳地讨论着正向他们走来的一列兵。王俊凯眼尖地看到了刘昊然,他比5年前高大挺拔,脸上的线条完全是成年男性的坚毅。

刘昊然停了在王俊凯这一排的前方。王俊凯惊喜地差点叫起来,他突然挺直,又稍稍地踮起脚尖,像一株向上生长的小竹子,试图让刘昊然看到自己,但一张望前后左右的同学们都身着迷彩带着帽,便又泄气地耸了耸肩,刘昊然要是能看到自己恐怕得是火眼金睛了。

而刘·火眼金睛·昊然其实很快就发现了他。刘昊然接到担任新生军训教官的任务时便看准了王俊凯所在的十连十排,要求担任该排的教官,他在前方扫视了一会儿,看见一个身影不安稳地左右晃动了几下便认出了王俊凯,和记忆中的小土豆不一样了,但脸上仍保留着天真的稚气。


(3)

刘昊然吹哨,命令十排的同学由高至矮,站成3列横队。队伍缓慢地变换,王俊凯往前一窜,挺直身板站到了第一排的第五个,他还不够高,班里有好几个一米八朝上的。他的眼睛亮晶晶地盯着刘昊然看,心想“我要是一米八了站在排头昊然哥哥肯定能一眼认出我吧”。刘昊然用余光感受着王俊凯直白的注目,他早已认出小土豆却并不想太过关注他。教官应该一视同仁。

“稍息,立正,向右看齐,小碎步快速对齐,在逛街吗这么休闲”…”向前看,稍息,稍—息,不是让你们驼着背放松,有点青年人的样子“刘教官一上来就非常严格,微蹙着眉目光如刀,王俊凯觉得工作中的男人真是帅爆了。刘教官自报家门后大致地介绍了未来两周训练的项目。“无聊枯燥,唯一的乐趣是欣赏昊然哥哥”这是王俊凯的内心活动。

“第一排第五个同学,大家都立正了,你在思考什么,想女朋友吗”刘教官出口调笑。王俊凯一看左右同学都已站直,摸了下帽子立马站直,他瞪了一眼,对方狡黠地笑了笑“立正的时候手不要乱动。”

王俊凯没觉得自己被训了,他想 昊然哥哥可算认出我了。

…… …… ……

“各排报数!““一、二、三、四、五……”

“第五个同学,是五不是呜,声音响亮干脆,训练的时候不要撒娇。”

同学们哄然大笑。

王俊凯脸颊绯红,亮晶晶的眸子里有点生气的意味,刘昊然看着被太阳晒得汗涔涔的小同学,红红的脸蛋气鼓鼓,眼中有委屈又有着倔强,他觉得自己可能被晒晕了,否则怎么那么喜欢戏弄这个小孩。


(4)

终于熬到午餐休息时间,王俊凯匆匆吞下几口食物就放了餐盘往教官聚集的方向跑去,教官远比学生们人少,寻找起来很方便。他冲到刘昊然边上,羞涩又激动地叫他“昊然哥哥”。他和刘昊然5年没见了,刘昊然在微信上和他聊天一直是稳重可靠的前辈模样,但是今天在训练中似乎又有些不同,现在真正见面了王俊凯有点紧张。

“小凯你这么快就吃好午饭了?小心下午肚子饿”

王俊凯摸着头忙说吃了很多不会饿。

“走吧,我吃好了。出去走走消消食。”刘昊然端起餐盘拍了拍王俊凯。

王俊凯背上绿色的军用水壶轻快地跟了上去。

“昊然哥哥你上午做什么令我出丑,我只是慢了一拍而已。”

“你不好好听口令发呆,难道真的在想女朋友?”

王俊凯轻轻揍了刘昊然一背,不满道“我是一条单身狗啦。”

刘昊然记下了,他又恢复了往日的正经“军训是磨砺你们的意志,锻炼你们的集体意识,你要好好磨练自己毕竟快要成年了,要做一个有担当的男人。下午认真一点”

王俊凯想果然还是那个原汁原味的昊然哥哥啊。


(5)

 午餐能量不足的王俊凯同学在烈日与单一的踢腿训练折磨下一脸惨白地晕倒了,身边的同学急忙把他扶到一边坐下,盘着腿的王俊凯从口袋里抓出两颗糖喝了几口水,正准备站起来回到队伍中,刘昊然就整顿完队伍走过来把他按下。

“再休息一会儿,看你这脸白的,藿香正气水要吗”刘昊然伸手给他松了松迷彩服的领口透透气。

王俊凯很喜欢这样亲昵的举动,但他也有些尴尬,他想下午昊然哥哥才叮嘱他好好训练这会儿自己就晕倒真是太丢份了,急忙说“不用不用,我就是低血糖,没有中暑,吃颗糖就好了。”

刘昊然瞧见王俊凯确实恢复了气色,侧身挡住后方的视线,捏了一把王俊凯的脸蛋说道“小凯要好好照顾自己。”便一把拉起他回到队伍。

此刻,王俊凯反倒有些晕陶陶。

 

训练完毕,王俊凯趁着队伍散乱时眼疾手快地攀上了刘教官的肩,他笑着说“昊然哥哥你们教官那是不是独立卫浴啊,这两周借我也用用吧,我不习惯大澡堂。”

刘昊然看他央求着的可爱表情,把“艰苦朴素”四个字咽了回去“行,别太招摇。教官宿舍在西操场边上,我住21号901。”


才一吃完晚饭,王俊凯就拎着洗漱袋子,“我晚上还有事儿先去洗澡了“说罢便一阵风跑出去,室友在屋里大喊“你可别晕在热腾腾的大澡堂咯”又引来一阵笑。王俊凯美滋滋地想我才不去大澡堂下饺子呢。

 

敲开901的门,刘昊然的几位同伴都在,看到王俊凯就冲着刘昊然笑“这就是那时不时找你排忧解难的那个…”“我弟弟王俊凯”刘昊然当即接口。王俊凯不疑有他,礼貌地叫了几位教官大哥,就冲进了卫生间洗澡。

 

(6)

日复一日,军训已过一周,这一晚,王俊凯洗完澡回来就瞧见上铺的陈宇蹲在他床铺前,“小凯你是不是在床上吃过饼干,我刚看到一只蟑螂爬过去诶”王俊凯探头去看,一脸小心翼翼“你别吓唬我啊,我最烦(怕)这种乱七八糟的虫子了。”

熄了灯,王俊凯躺在床上,听着窗外夏夜的虫声,脑袋里想着床上可能有的蟑螂,担心地难以入睡,他拿起手机给刘昊然发消息“教官我床上有蟑螂!!!”“我睡不着!!!它爬我身上怎么办!!!”

刘昊然看到哦几个巨大惊叹号,想起小时候拿小甲虫吓王俊凯一吓一个准,原来这怕虫的毛病还没好啊。他有些好笑“都几岁了还怕虫子”

“我还没成年呢!!!”确实,今天才19号。“我睡不着[委屈]”

“睡不着那下去跑圈”

“好啊我来你们西操场”

王俊凯一骨碌爬起,穿上外套轻手轻脚地出了宿舍。

 

 

王俊凯穿着人字拖大裤衩上边松落落地套了迷彩外套,他摇晃手机向刘昊然打招呼,喉咙里轻轻压出一声“昊然哥哥”

刘昊然没想到这小孩真的跑了过来,他看着王俊凯修长的小腿在月光下仿佛泛着莹莹的光,他想“今晚的月光真美”。※

没跑几步王俊凯就叫唤“刘教官,今天被你训得好累我跑不动了”,两人便绕着跑道溜达,王俊凯一会儿在刘昊然身后踩着幽暗路灯下的影子,一会儿向前跑几步跟他扯皮几句,虫鸣声伴着他的笑声闹声,静谧中透着微微的热闹。

正并肩走着,刘昊然的右手突然捂上了王俊凯的眼睛“嘘。”

一下进入黑暗,王俊凯紧张地握住了刘昊然垂着的左手,轻轻地问“怎么了?”

“对面有对小情侣在接吻。”

“我要看我要看,你放开我!”

刘昊然感受到王俊凯的睫毛划过手心,他又虚虚地紧了紧右手,微微低下头在王俊凯耳边说道“不可以,未成年不能看。”

王俊凯感到耳边的气息,有些痒痒的,这气息仿佛自脖颈窜遍全身引起一阵颤栗,心跳在黑暗中也显得分外强烈。

仅是几秒的时间,刘昊然就放下了手。

王俊凯瞥了一眼对面,只瞧见两个分离的人影,便转过头。他的眼睛似含水,亮晶晶地望着刘昊然,影影绰绰的灯光遮掩了此刻涨得通红的脸颊。

刘昊然有点怔了未作反应。

他又眨了眨眼。明明是一瞬间的事情,刘昊然确像是看到了慢镜头:长长的睫毛煽动,带起眼睫下光影的变幻,亮晶晶的眼睛暗了暗。

“我回去了,我好困。”王俊凯说罢便一阵风地跑了。

“是不是吓到未成年小孩了……”

 

王俊凯飞奔回宿舍,躺上床后心仍砰砰砰地躁动着,他很明确这不是由于跑步造成的。毫无困意,绝不是害怕蟑螂造成的。

后天就成年了!想着想着也睡着了。

 


(7)

21号早晨,王俊凯第一个起床,回复了几条祝福短信后便穿衣洗漱,迷彩训练服穿得十分整齐,十八岁的第一天,元气满满接受军训挑战!

一整天的训练刘昊然都觉得王俊凯非同一般地积极认真,看着他的目光里也带着几分期许,刘昊然疑惑:难道这小孩发现了?

 

傍晚王俊凯同宿舍的哥们胡侃,约好了军训结束请大家出去海吃一顿庆祝生日。一瞧时间要八点半了,便拎了袋子准备往刘昊然宿舍去。王俊凯之前解释过刘昊然是他远房表哥,宿舍哥们便对这独一份的照顾不疑有他,散开各自玩手机去了。

平时他都是早早地去洗完澡回寝室瘫着,今天刘昊然说是晚上有些事情八点半后才会宿舍,他便踩着点过去了。

打开901的门,只有刘昊然一人,平时那几个每次瞧见他都笑得贼兮兮的教官都不在。

“李哥他们还没回来吗?”

“他们还在办事情,晚些回,你快去洗吧”

 

王俊凯趿着拖鞋带着湿气走出浴室,一片黑暗中,蜡烛插在蛋糕上燃烧着,他走近,看到刘昊然的眼中跳动着一簇火苗,像是要烧近他的心里。

“十八岁生日快乐,小凯,希望你未来生活越来越顺利!”

“谢谢你,昊然哥哥”,王俊凯说完抬头望着刘昊然,火光映出他的笑颜,小虎牙甚是可爱。这火光窜动像是给了他勇气,他靠近刘昊然,踮起脚尖轻轻吻在了对方唇边,只是一瞬他立刻转头埋在刘昊然肩上,嗡嗡的声音传出:“我成年了,可以接吻的。”


(8) 

刘昊然觉得这个时候还不行动实在不是个真正男子汉,他搂过王俊凯,先是啄了一下额头,接着擦过薄薄的眼皮,甫一离开王俊凯便睁大双眼,水润润地盯着他。

“闭上眼睛”刘昊然说完就吻上了对方的唇,唇瓣亲昵地摩擦,他伸出舌头,舔了舔王俊凯的虎牙,王俊凯轻轻地“啊”了一下,整座城池失去了防御。

舌头掠过齿列,一下又一下地舔着虎牙,偏是不与他的舌头接触,王俊凯有些羞涩地主动了一下,一相遇他又惊地缩了回去;刘昊然抬起一只手固定了王俊凯的脑袋令他无法退后,他又一遍一遍地舔他的虎牙,直到王俊凯受不了轻咬了他一下,灵巧的舌头才钻入口腔内,嬉戏着对方。

 

火光在脸上不断舞动,而后熄灭。

 

不知过了多久,王俊凯感觉自己的舌头都要麻了,口水可能糊了一嘴。他呜呜了几声示意刘昊然停下,舌头在口腔内逡巡了一圈后终于放过了他。结束的一刻王俊凯感觉自己像溺水者钻出水面一样,他大大地吸了一口气。

刘昊然打开灯的一瞬间,王俊凯迅速搂住他的腰埋在对方肩上。

“怎么了小凯,害羞了吗?”

“才没有……给我张纸巾我擦擦口水”王俊凯觉得自己有点破坏气氛。

“小笨蛋”刘昊然觉得这世界上他的恋人一番可爱。



※看了下日历,那天晚上应该看不到月亮,然鹅为了剧情需要,就……这样吧。

其实一开始的脑洞是想看军训普雷,为什么写成裹脚布了都没有开车我也很恼。

点我看下篇,有肉啦!

青峰:我有特殊的治疗方法


青峰大辉拿着换洗衣服正准备洗澡就听见已经爬在床上的黄濑在大叫:“小青峰,给我拿一下芝士巧克力啦!”“喂,十点要睡觉了,小模特你不要保持身材吗”
黄濑不满的哼哼两下,他今天拍摄工作进行了一天,这才刚回家洗完澡躺着,完全没有空和恋人度过确定关系后的第一个情人节,臆想中的浪漫故事都被闪光灯和几乎要僵硬的笑容占据,幸而恋人前去接他回来并且送上一盒芝士巧克力作为礼物;只会打篮球的小青峰竟然记得情人节诶,这一点让黄濑很感动。他撒娇一般地喊着“不管!小青峰送的情人节礼物诶!一定要吃,快点快点给我吃啦✺◟(∗❛ัᴗ❛ั∗)◞✺
青峰再一次拿着那个系着粉色蝴蝶结的纸盒时,黝黑的脸上略略映出羞涩“拿去吃吧”生硬地说了一句便转身去浴室了…篮球天才青峰大辉面对恋爱的粉嫩气息果然还是无法拥有手握篮球时的霸气。
当青峰穿着睡衣出来时,又听见黄濑在床上大喊“痛死啦痛死啦痛死啦QAQ!”他看了一眼低头埋在被子里,手抓着被子摇晃脑袋的嗷嗷叫的黄濑有点无奈。“小青峰你这个坏蛋!都是你!害我咬到脸颊了!”青峰大辉瞪了瞪眼“蠢黄你搞什么鬼?”“都是小青峰送巧克力礼物诱惑我吃!然后我不小心咬到脸颊了,好大一个泡!痛死了!小青峰这个大坏蛋!”
明明是你吵着要我拿的嘛,真是个笨蛋,青峰内心无语。
“喂,张开嘴巴让我看一下严重吗”
“啊——”
青峰靠近黄濑,洗完澡后身上还冒着热气,黄濑感觉脸红红的不好意思
“确实有一个紫色的水泡啊黄濑,疼吗?”黄濑瞪了他一眼,但是配上他红红的脸蛋和本就不是生气而是小别扭的神情,在青峰眼里这完全就相当于媚眼嘛。
“要怎么缓解啊”像是要找出解决办法似的嘀咕了一句,青峰大辉便吻上了黄濑,伸出舌头将对方的口腔舔舐了一遍,末了舌尖在黄濑的小水泡上温柔地掠过。
黄濑瞬间尝到一丝痛意,转而回神感到了无比甜蜜。
“这样治疗好点没有啊,蠢黄,要不要再深入点”青峰不怀好意地问他。
“嗯,小青峰好厉害,再给我治一下吧哈哈哈!”
………


标题无能,深入治疗方式省略一万字。看过那么多肉,还是撸不出。

吃东西咬到脸颊肉的希望你们都有男票治疗哦,情人节快乐~:)

利用既要作优等生又要作海盗的多重世界理论写一篇如奥斯卡愿的同人文吧那里面物理永远属于相爱的人XDD。太太们帮我完成心愿可好